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科技

一个办公室情绪管理实验

2018-11-06 09:55:13

一个办公室情绪管理实验

上周的前四天我一直写日记,记录工作时的个人想法和感受。

我上一次做这种事情是13岁的时候,结果是既平淡无奇又让人难为情,我把它藏了起来,不让任何人看到。近这次努力也同样平淡无奇且让人难为情,但这一次,我把它复制在下面。

我的目标是动摇近流行的管理学理论。该理论认为,心情愉快的员工比心情糟糕的员工更具创造性和成效。据信,5月《哈佛商业评论》(Harvard Business Review)上的一篇文章证明了这一理论。在这篇文章中,238名职业人士被要求每天记录他们内心中的工作生活。两位教授关注着逾1.2万条输入内容,并将这些内容与人们的工作质量进行对比。

我刚刚对自己进行了同样的实验,对其结果所做的分析,得出了一个不同的结论。首先,我们来看看原始数据。

星期一:以近来的标准来看,感觉意气风发。开始愉快地撰写《知心凯拉韦》读者来信专栏。感觉自鸣得意。午餐时,与同事进行了长时间的闲谈。下午的时候,干劲儿有所下降。慌慌张张地写完了专栏。意识到自己忘了去学校接小的儿子。骑自行车回家,感觉不那么自鸣得意了。

星期二:睡眠很糟。懒散地开始工作,感觉疲惫、乏力,而且一点儿都不高兴。与一位无聊的同事交谈,发现自己讨厌他。几乎没有任何电子邮件。感觉自己不受欢迎。不情愿地写了马丁?卢克斯(Martin Lukes)专栏中的一部分。阅读工作成果,认为它矫揉造作,而且无趣。发现自己憎恨工作,并盘算着退休。随后,在家和女儿一起做了一些数学题。很奇怪,感觉到联立方程式使自己精神振奋。

星期三:在阳光中骑车上班,感觉无忧无虑。回顾前一天的工作,觉得还不是太糟。满意地完成了专栏。与别人聊天。与另一位同事共进午餐。我们坐在阳光中一同抱怨,这挺不错。愉悦地处理电子邮件。消磨时间。在一天结束的时候有些空荡荡的,但是挺好。

星期四:因为几乎没睡,感觉有些酒醉没醒。头疼、情绪低落。与一个我喜欢的人互通电子邮件,邮件内容毫无意义,而且脾气很坏。坐下来写这个专栏。情绪非常糟糕,以至于不想和任何人说话。在顽固的使命感下工作,尽管感觉结果苍白得无可挽回。

读者们可能想到两点。首先,与那238位职业人士相比,我的经历或许没有那么重要。对于这种想法,我愿意谈一谈那些职业人士日记的糟糕质量。这里有个例子:“我老板的老板来访,这很好。他带来了瓶装水!”相比之下,我的日记读起来就像是弗吉尼亚?伍尔夫(Virginia Woolf)。

一种更为严肃的反对意见是,我的日记似乎在支持我设法驳斥的理论:在星期二和星期四这两个我情绪不佳的日子,我的工作也很糟糕。而真相更为复杂。

多年来,我一直在监测自己起伏不定的心情以及它们对我工作的影响。当我阴郁时,我总认为自己的工作很糟。当我高兴时,我往往认为自己的工作很好。然而,我对自己所作所为的判断,糟糕到了无可救药的地步。实际上,读者喜欢的那些专栏文章,经常是我在几近绝望的状况下写的。而很多我喜欢的文章,却根本产生不了预期的效果。

原因有三点。当我疲劳、不高兴时,我没有力气聊天。我严肃地专注于自己的工作。同时,我也更愿意去冒一些创新的风险——如果生活看起来已经够糟了,还怕失去什么呢?而且,当我情绪低落时,我对自己的评判特别严厉,这也让我会更加努力。

如果我说对了,那么,这里就蕴含着一些有趣的管理学道理。经理人应该集中精力、尽可能地让我们感到痛苦。实际上,我的日记并没有充分表明这点。糟糕的感受有许多种,有些感受比其它感受更有利于工作。轻微的沮丧可能对工作有好处。而严重的抑郁则对任何事情都没有好处。不是由“存在性焦虑”(existential angst)导致、而是由白痴经理人和愚蠢的管理层导致的糟糕情绪也不利于生产。它只会让人想:费这个劲干吗?

我的日记似乎暗示,经理人应该雇用天生有点神经质和抑郁症的职业人士。不过,就连这也不尽然,原因就是学术上称为“情绪传染”(emotional contagion)的某种现象。愉快的心情可以感染他人,悲痛的心情也可以传染。看看我周二和周四记录的几条内容,我可以得出结论说,我根本没有对自己周围人内心的工作生活有任何帮助。

我的日记里只有一件事对经理人有点建设性意义。看看我在周二做的事吧。请注意数学题是如何使我振作了起来。这与《哈佛商业评论》的观点有共鸣。《哈佛商业评论》发现,当员工确切知道他们被期望做什么、而且获准去做的时候,他们会更加快乐。含糊不好。明确好。这说明了为什么方程式会带来这么大的幸福。我知道自己想去做什么。我有做这件事的工具。而且我得到了答案——完全、客观,无可争议地正确。

小型离心机
电子天平价格
镍镁合金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