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妹与黑老大江山文学网

2019-07-14 02:24:06 来源: 丽水信息港

【1】  XX网吧。  雪月儿百无聊赖地坐在一台电脑前,一手托着香腮,一手慢慢移动着鼠标,正漫不经心地在百度贴吧里浏览帖子。  作为90后的雪月儿,一头浓密乌黑的长发随意地披散在后背,丝丝缕缕仿佛都飘着一种火辣的味道。浓密的睫毛、魅惑的眼神,无不透着千种风情。一件超短款白色披肩小外套,搭配着一条白色齐膝短裙,脚上,是一双白色的高筒靴。  已经是大一学生的雪月儿,平时特喜欢泡网吧。上网聊天、踩QQ空间,管理QQ农场,都是雪月儿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事情。雪月儿并以此为荣,自诩为“非主流”。  今天是周末,雪月儿又准备在这个YY网吧里泡个通宵了。  “这人谁呀?”忽然,一个“俺在黑道混”的帖子,像一匹黑马似的闯进了雪月儿已经有些疲倦的视线里。雪月儿立刻来了劲,用力揉了揉眼睛,急忙打开了这个帖子。只见帖子里这样写道:“谁想打架报仇、想做黑爷们,只管找我,俺是傲爷,就在黑道混……”帖子的后面,居然还附有QQ号。  “这个傲爷可真是酷毙了!够劲!”兴奋的雪月儿,急忙加了这个QQ号为好友。  很快,这个“傲爷”就通过了雪月儿的好友请求。原来,对方的网名就“傲爷”。  “傲爷,你真在黑道混吗?”雪月儿好奇地问。  “如假包换。”傲爷回答后,立刻又发了一个戴着墨镜、叼着香烟的酷图QQ表情,“我不喜欢古井不波的生活,我觉得,敢打敢杀,勇于冒险,才能体现出一个爷们的男人本色。我若不够黑,就会被别人黑掉。”  傲爷的话,让雪月儿觉得很新鲜。从小到大,雪月儿所结识的男孩群中,全都是些安分守己之辈。虽然,现在大一里一些在追她的男同学,也在她的面前摆过酷,但是,他们和这个傲爷一比,全都矮了一大截。  这个傲身上所流露出来的霸气,深深吸引了雪月儿。两人很快便以兄妹相称,并点了视频。出现在视频里的傲爷,并不是雪月儿想象中的那么凶悍。傲爷的一张脸,长得有棱有角,竟是俊美异常。傲爷有一头往后梳得整整齐齐的长发。两道浓黑的粗眉下,却是一双细长的桃花眼,漾满了柔情。  雪月儿看得不禁呆了。两人一见如故,一直聊到了午夜,雪月儿依然舍不得下线。  “小妹,这么晚了,你不回家休息吗?”傲爷关切地问。  “傲哥,你不也一样吗?”雪月儿回答。  “我在网吧做网管,熬通宵是我的工作需要。小妹,你可不一样哦。”傲爷的话语里,洋溢着脉脉的温情。  “明天是星期天,不上学,没事。傲哥,你知道吗,妹上的不是网,是寂寞。”雪月儿注视着傲爷在视频里的一双多的桃花眼,浑不觉,自己的七魂六魄,皆已悄悄地沦陷了进去……  “行,小妹你既然不想回家,哥就索性舍命陪小妹吧。”  雪月儿和傲爷,居然真的聊了一个通宵。在聊天的过程中,雪月儿知道了这个傲爷的真名叫杜武,35岁,在MM大都市里的一家网吧做网管。雪月儿也将自己的姓名身份俱如实告诉了杜武。    【2】  从这以后,雪月儿与杜武一直在网上相见。聊天时,杜武给雪月儿讲述了他怎样带着他的一帮兄弟在社会上抢劫、打架、甚至砍人的惊险经历,把雪月儿听得心惊肉跳,却又觉得够味儿。  同时,雪月儿又不禁感叹起自己的生活来:“我为什么遇不到杜武这样的事情呢?”她觉得,自己现在过的这种生活,实在是太平庸、太枯燥了!网上认识了杜武之后,雪月儿觉得自己的生活,仿佛从此掀开了崭新的一页:“原来生活,还可以这样轰轰烈烈地过呀!”  杜武在言语之间渐渐流露出来的邪恶气质,竟然让雪月儿越来越着迷了。杜武就像是成了一块磁铁,强烈地吸引住了雪月儿一颗懵懵懂懂的少女心。  时间过得很快,又到了雪月儿期盼已久的暑假。  一日,耐不住寂寞的雪月儿,在QQ对杜武说:“傲哥,妹想你了。”  杜武回答她道:“妹,哥这就过来看你。”  两人随后约好了见面的时间和地点。  几天后,杜武真的从他的那个MM大都市里风风火火地赶了过来。由于杜武和雪月儿在这以前视频过了多次,两人见面后,并没有什么陌生的异样感觉。  雪月儿冲杜武挥着手笑,灿烂美丽的笑容,就象一片金色的叶子。  杜武亦微笑着向雪月儿走过来,伸出手说:“妹子,总算见到你了。我很高兴。”  “我也是。”雪月儿没有丝毫的犹豫,笑着看杜武的那双桃花眼,将手递给了他。  两人到饭店吃过饭后,杜武便带着雪月儿到一家旅馆开了房间。这一切竟是进行得水到渠成,两人之间,仿佛有着一种说不出的默契。  进了房间,雪月儿次真实地和杜武拥抱在了一起,两人滚烫的唇迫不及待地胶合缠绵着……一吻过后,雪月儿目光平静地凝视着杜武道:“傲哥,只要你感觉快乐,就将我拿去吧。”说完,自己先慢慢地脱下了的衣衫……  杜武看得一双桃花眼立时熊熊地燃烧了起来……  雪月儿的次,就这么心甘情愿地给了杜武。因为雪月儿觉得杜武浪漫而有霸气,浑身上下,都充满了让她为之沉迷的邪恶气息。从网上的聊天,一直到见面后的征服,杜武带给雪月儿的,是一种全新的感觉——刺激、过瘾,够味。    【3】  事后,杜武目光深情地注视着雪月儿,柔声道:“妹子,我在MM大都市里有个仇家,我想整治他,但是需要你的配合,你能帮我一次吗?只要一次。”  雪月儿虽然对杜武一见倾心,但听杜武要她参与他的那些黑道之事,心下未免有些害怕,便犹豫不决起来。  杜武见状,随即许诺道:“妹子,就这一次,等我报了仇,我可以从此退出黑道,和你一起过日子。”  雪月儿的一颗心一下子被说动了。和她崇拜的偶像从此地久天长,这是雪月儿一直在梦里才敢想的事。现在,她只要帮杜武解决了他的仇家,她就可以圆她的这个美梦了。  第二天,雪月儿对父母说,她要和几个要好的同学约好了出去游玩,随后,出了家门的雪月儿,跟着杜武乘车来到了MM大都市。  在MM大都市,雪月儿就跟着杜武来到了杜武的住处。  杜武对雪月儿道:“我以前在我那个仇家的公司里打过工,公司老板云大财一直看不起我们这些打工的。还经常骂我们是猪仔。这一次,我要拿他开刀。这个云大财平时沉迷酒和色,妹子,以你的外表,一定可以钓到他。”  随后,杜武让雪月儿以求职的方式,找了云大财的公司。  这一日,云大财正好在公司里。大腹便便的云大财,倒还人如其名,外表长得甚是财大气粗。  “好啊,雪小姐光临我公司,真是蓬荜生辉啊!”一见到打扮得清纯可的雪月儿,云大财的一双小眼里,果然立刻就放了光。  云大财热情地招待了雪月儿,并称自己正好要聘一个女秘书。随后,云大财便邀请雪月儿上酒馆。  雪月儿没想到事情竟进展得这么顺利,自然一口应允,就随云大财上了车,来到了一家豪华的酒馆。  席间,云大财对雪月儿频频劝酒,口里还不时地说着一些暧昧的话。雪月儿一味地笑而不答,也不表示生气。云大财还以为雪月儿对自己真的有了意思,不禁更加神魂颠倒。  酒过三巡之后,见云大财已经喝得有了几分醉意,雪月儿道:“云总,我是初到此地,我还住在我姑妈家呢。今天,我姑妈全家都出去旅游了。家中就我一个。”  云大财自然明白雪月儿的暗示,急忙道:“雪小姐,我来送你回家吧。”  雪月儿也不推辞,就坐上了云大财的车。坐在车上,雪月儿又忍不住害怕了起来:“要是傲哥不及时赶到那儿,我不就……”想到这儿,雪月儿急忙给杜武发了一条短信:“傲哥,鱼儿已经上钩了,你们快点准备吧。”    【4】  其实,此时的杜武,早就隐藏在了事先借好的一间房子里,就等着云大财自投罗网。  不一会儿,云大财的车子便开来了。  下车后,雪月儿拿着事先准备好的钥匙,打开了房门,带着云大财进了室内。  刚一进屋,云大财便猴急地抱住雪月儿:“雪小姐,我们……”  “云总,这里怎么行呢?我们还是到卧室吧。”雪月儿佯装害羞地推开了云大财,慢慢走进了里面的卧室。  云大财立刻如影随形地跟了进来,一把抱起了雪月儿,将她扔到了床上……  “别动!”蒙着面的杜武,忽然持着枪出现在了卧室中。  “啊!你……你是什么人?”刚扑到床上的云大财,一下子吓得又滚了下来。  “来收拾你的人!”杜武走上前,用准备好的绳子,将吓瘫在地上的云大财,捆得像个粽子似的。随后,杜武恶狠狠地瞪着云大财道:“赶快给你家打个电话,叫他们送50万过来!”  云大财哭丧着脸道:“还请兄弟高抬贵手,放过我吧!我的钱全都是流动资金,家里没有那么多的现金。不过,我的车里有张银行卡,卡里有5万多钱。”  “也行。银行卡密码呢?”杜武拿枪顶着云大财的脑袋道。  云大财颤声说出了卡的密码,心中却在狐疑:“这人的声音,怎么这么熟悉?”  “妹子,咱们走!”杜武拉着雪月儿走出了这间房子。在从外面云大财的车里,杜武果然找到了一张银行卡。随后,两人便急匆匆地离开了。  也不知经过了多久,这间房子真正的主人终于回来了。  被这间房子主人救出后的云大财,回家后,仔细地回忆了一下事情的经过,终于想起,那个持枪的人,就是以前在他公司里干过的杜武。因为杜武的声音,他太熟悉了……  云大财立即报了案。    【5】  在杜武的住处,雪月儿正和杜武聚散两依依。  “妹子,这些钱你暂时拿着零用,下午我就送你回家。”杜武将刚从银行领出的5万多现金里,抽出了一叠递给雪月儿。  “傲哥,你还要呆在这里吗?”雪月儿的眼里,漾着不舍的情意。  杜武俯身在雪月儿的脸颊亲了一口:“这个城市,我当然呆不下去了。等我把我的一些兄弟安顿好之后,我就来找你。”  “嗯。傲哥,我等你。”雪月儿凝视着杜武一双溢满柔的桃花眼,一下醉倒在了杜武的怀里……  “呜呜呜……”外面,忽然警车声大作。  “傲哥,外面什么声音?”雪月儿惊愕地将头从杜武的怀里抬了起来,却见杜武的脸色已经变了。  “砰!……”门被猝然踢开。外面立时冲进了一群全副武装的武警。  “杜武,我们已经盯你好久了!这一次,你还有什么话好说?”其中一个警官模样的,冷着脸朝杜武走了过来。  杜武面如死灰,一双多情的桃花眼,此刻,已经变得黯淡无光。  “带走!”杜武被铐上手铐后,立即被几个武警押了出去。  “小姐,你也是杜武的同谋,也跟我们走吧。”那个警官又慢慢走到了雪月儿的面前。  “警官,我……”没等雪月儿开口,一副锃亮的手铐,也立刻铐在了她一双白生生的手腕上!  雪月儿愕然抬头,终于明白了是怎么回事,眼中抑制不住的泪,随即夺眶而出。  被押出杜武住处的雪月儿,坐进警车后,双目依旧在茫然地望着前方。  在她的前方,正延伸着一条不归路…… 共 4102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不射精能够感染艾滋病吗?
黑龙江的研究院治男科
云南的治疗癫痫病专科医院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