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娱乐

马未都想我曾咽下毒胶囊心中酸楚

2018-12-03 15:16:43

马未都:想我曾咽下“毒胶囊”心中酸楚

我们处在一个假象环生的时代,这是我们无论如何也没能想到的。我们所遇的假象有许多种,大都难以辨识,自认倒霉。可这两年假象并没有因为我们的宽容和法治的建立而减少,而是愈演愈烈,渗透在社会各个领域,纵是全能专家,对此也一筹莫展。

这两天胶囊成了众矢之的,有毒的警报一再拉响。我想想我曾经咽下多少胶囊,心中有说不出酸楚。我无法确定这些胶囊是否有毒,也无法确定这些胶囊是否致癌,反正一出,我愣了半刻,继而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心里不舒服。

我们偶尔有一下不舒服尚可,但不能天天不舒服。我们的食谱中每周似乎可以去掉一种,粉条豆腐、瘦猪胖鱼,火锅烧烤,麻辣油炸,不一而足;那个能通过国家检测标准的地沟油你让我们的舌头怎么分辨?生活中也是,家具装修,买车加油,山寨电器,甲醛乙醇,我们就算是科学家也无法如此全能地辨识。再说,我们活着,有必要这么累吗?

有朋友对我说,你们古董行不好,净卖假货。我深刻反省,究其原因。文物的文化含量太大,难以一目了然。自古文物收藏凭的是眼力,玩的是心跳,至少宋代以来许多国宝就在真假之间争论,翻来覆去者并不罕见。历史上被判了死刑的文物又起死回生也不是凤毛麟角。由于人类对自身文化认知的局限而对文物发生错判,只要不是故意,情有可原。

但今天假象环生的社会都是故意而为,绝大部分很难得以有效的惩治,以前被惩治过现象或公司多数会卷土重来,这是我们这一代人的悲哀。我对朋友说,古董自古以来就是真假难辨,当一个社会药都有假的了,就千万别指望其它东西都是真的了。

(:gc)

铅门
成都海尔空调售后服务电话
晾衣架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