运营商激战5G试点城市-态度矛盾 4G投资尚未完全收回

2020-02-28 12:37:17 来源: 丽水信息港

[运营商对5G发展的态度依然矛盾:一方面,传统业务增量不增收,寄希望于5G带来新的变化,而且担心一旦投入晚错失先机;但另一方面,4G的投资尚未完全收回,5G的商业模式仍在探索。因此现在运营商投资5G相对保守,以应用驱动,比如要建一个无人驾驶的络,一定要有精确的商业模式才会去做。]

全球首个5G火车站络在上海虹桥启动,中国首个5G智慧高速公路项目落地湖北,山东联通携华为实现全国首次省级两会5G+VR直播,还有国内首个5G地铁站在成都开通,首个5G自动驾驶示范区落户北京

各地围绕5G的项目遍地开花,但目前看来,运营商们的布局还处于实验阶段,络通信功能和应用场景都还在做实验。5G真正的规模能有多大,是不是能够短时间内找到业务模式?目前还很难下定论。

5G成高频词汇

4G改变生活,5G改变社会。5G于2017年首次被写入两会政府工作报告。

2018年底,中央经济工作会议重新定义了基础设施建设,把5G、人工智能、工业互联、物联定义为新型基础设施建设,并将基础设施列为2019年重点工作任务之一。

为配合加快5G商用步伐的要求,各地纷纷推动运营商加快5G部署。目前,各地方政府也纷纷出台了刺激5G发展的各项政策。

去年7月浙江印发《关于推进5G络规模试验和应用示范的指导意见》,浙江于2018年启动5G试验建设和应用测试,2019年开展部分重点区域试商用,2020年进入全省5G络规模部署并实现快速商用,并力争杭州成为全球5G先行城市。

2018年11月时,上海市发布了《上海市推进新一代信息基础设施建设助力提升城市能级和核心竞争力三年行动计划(年)》。在5G方面,上海要实施5G先试先行及深度应用,开展外场技术试验,稳步推进试商用,规模部署1万个5G基站,率先在国内开展商用。

今年1月,北京市经信局发布《北京市5G产业发展行动方案(2019年-2022年)》,介绍了络建设、技术发展和产业发展三个目标。要求到2022年,该市运营商5G络投资累计超300亿元,实现首都功能核心区、城市副中心、重要功能区、重要场所的5G络覆盖;5G产业实现收入约2000亿元,拉动信息服务业及新业态产业规模超过1万亿元。

2月初,四川省成都市印发《成都市促进5G产业加快发展的若干政策措施》,明确要鼓励高校院所、行业龙头企业牵头建设5G产业技术研究院,紧密结合市场需求开展技术研发、技术转移和成果转化,最高给予2亿元支持。为加大资金支持,设立总额不低于50亿元的5G产业基金,坚持市场化运作,支持5G优秀企业发展。

在今年各地举行的两会上,5G和AI等新型基础设施建设亦成为地方2019年政府工作报告的重点内容。除了西藏、新疆、陕西、甘肃和内蒙古没有直接提到5G外,其他各省市均涉及5G,一些地方强调要加快5G商用化。其中,北京3次提到5G,可见其重视程度。

运营商激战

各地纷纷拥抱5G,但目前进展最快的还是三大运营商的试点城市。

去年12月,中国移动集团公司副总裁李正茂在中国移动5G创新合作峰会上表示,中国移动在全国有17个实验城市。其中在杭州、上海、苏州、广州、武汉5个城市进行5G规模实验。主要目标是联合产业各方,通过各种测试来面向商用及技术攻关,探索组运营模式。

上述城市的规模试验主要包含三方面的内容:在实验室测试的基础上,在外场进行端到端的打通;多厂家的互动测试;面向多场景的实验,为络的优化、规划、建设、运营做好储备。

此外,中国移动还将在北京、成都、深圳、青岛、天津、福州、武汉、南京、贵阳、沈阳、郑州和重庆12个城市开展应用示范,深入到垂直行业的应用,形成端到端的解决方案,探索新兴商务模式。

中国联通计划在北京、雄安、沈阳、天津、青岛、南京、上海、杭州、福州、深圳、郑州、成都、重庆、武汉、贵阳、广州和张家口17个城市进行5G试验。

中国电信则准备在北京、雄安、深圳、上海、苏州、成都、兰州、南京、福州、重庆、杭州、海口等17个城市进行试验。

2017年11月,发改委发布了2018年5G规模组建设的要求,在6GHz以下频段,至少在5个城市开展5G络建设,每个城市5G基站数量不少于50个,形成密集城区连续覆盖;全5G终端数量不少于500个;向用户提供不低于100Mbps、毫秒级时延5G宽带数据业务;至少开展4K高清、增强现实、虚拟现实、无人机等2类典型5G业务及应用。

对于5G试点城市的选址,中国移动研究院副院长黄宇红曾对媒体表示,在规模试验上,中国移动选择在经济发达、交通便利、人口密度大的城市展开,涉及26个应用场景,覆盖密集城区、郊区、湖面等场景。

继去年12月三大运营商获得全国范围5G中低频段试验频率使用许可后,今年1月工业和信息化部部长苗圩表示,今年中将进行5G商业推广,一些地区将会发放5G临时牌照,使大规模的组能够在部分城市和热点地区率先实现,同时加快推进终端的产业化进程和络建设。

在络建设方面,中信建投证券在一份研报中预计,2019年中国将新建开通5G基站10万个左右,预计全球在30万~40万个基站左右。未来5G基站量将是4G基站量的2倍,可见5G需要大规模投资。而5G基站建设规模是视运营商而定的,可以预计的是,运营商围绕5G的激战近在眼前。

商业模式仍在探索

5G带来新机会的同时,还有各种不确定性,特别是物联场景下商业模式的探索。德勤一份报告指出,4G在推广初期(2009年~2010年),仅有小部分运营商在有限的部分地区提供4G服务。虽然在推出后的10年间4G络的布局范围越来越广,但直到2019年4G才成为全球用户最多的无线联技术。

5G在推广初期或将遭遇与4G一样的境遇。

5G真正的规模能有多大,是不是能够短时间内找到业务模式?目前还很难下定论,需要到市场和使用阶段才能清晰看到。在5G络推进和建设过程中,电信运营商是至关重要的一环,其资本开支也直接影响着整个行业的发展。

实际上目前运营商基本上都处于实验阶段,络通信功能和应用场景都还在做实验。业内人士透露,即使地方政府要求运营商做,但是运营商整体的钱是有限的,集团公司会统一规划建到什么程度,很难一下子在全国都铺开。

且运营商对5G发展的态度依然矛盾:一方面,传统业务增量不增收,寄希望于5G带来新的变化,而且担心一旦投入晚错失先机;但另一方面,4G的投资尚未完全收回,5G的商业模式仍在探索。因此现在运营商投资5G相对保守,以应用驱动,比如要建一个无人驾驶的络,一定要有精确的商业模式才会去做。

不过,络建设是5G终端和下游应用的基础。经历了4G后周期的低谷,通信产业寄希望于5G走出业绩低谷,并带动产业升级。目前而言,电信运营商、芯片厂商和终端厂商已进入测试密集期。

5G的革命性在于实现了从移动互联扩展到物联。3GPP对5G三大应用场景的定义为eMBB、mMTC和URRLLC。其中,eMBB对应的是3D/超高清视频等增强型移动宽带,也是大家所熟悉的移动互联场景;mMTC和URRLLC都属于物联场景,其中mMTC对应的是大规模机器类通信,而URLLC对应的是如无人驾驶、工业自动化等需要低延时高可靠连接的业务。

华泰证券在一份研报中表示,5G投资将按照络终端应用的顺序进行。在络端,运营商5G建设带动行业资本开始改善,通信设备产业链有望直接受益。络建设之后,5G终端的普及奠定5G用户基础,围绕5G终端的上游硬件企业有望受益。最后,随着5G络的普及,以车联、无人驾驶等为代表的应用有望开始受益。

江阴市长泾医院
乾县中医医院
郴州治疗盆腔炎方法
宿迁治疗宫颈炎方法
柳州治疗龟头炎费用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