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养生

戴笠谈滇西远征军日寇缺啥我军士兵就卖啥

2018-09-25 09:50:11

戴笠谈滇西远征军:日寇缺啥 我军士兵就卖啥

核心提示:又查怒江前线各驻军官兵,现多勾结商人,走私运货。目前敌人缺乏食盐,商人将食盐由下关、保山等地运至前线后,则勾结当地驻军官兵,送过怒江,换得棉纱布疋而回,交易地点有五、六处之多,但敌人狡猾异常,月前曾有我方军官五、六人因贩卖食盐,私渡怒江,被敌发觉虏去。

戴笠密报蒋介石:怒江前线部队半数战力系空饷,且与敌战区走私

近年来,媒体对滇缅战场中国军队浴血奋战之抗日事迹,报道颇多,且延伸至图书、影视剧领域,可算历史领域一个不大不小的热点。台湾国史馆所编纂之《戴笠先生与抗战史料汇编》中,亦收录有一则戴笠致蒋介石的电报密档,可于浴血奋战之外,对滇缅战场国军贪腐堕落的另一面,有所补充。

戴氏于抗战期间执掌军统,调查各战区部队切实情形,乃是其职责中的重要组成部分。在电报中,戴笠向蒋氏汇报了军统工作人员,对云南怒江前线部队的调查情况。电报称:

“今年二月间何总长由印度过昆明召集在滇中央各军师长会议时,各师长提出报告,皆称各该市现有战斗士兵八九千人,八十七师师长张绍勋为人爽直,席间照实报告该师仅有战斗士兵五千人,并以战线过长,请求补充。何总长以各师皆有八九千人,该师独仅有五千人,缺额过大,加以责备。实则各师士兵缺额均甚巨大,如三十六师现在腾北一带游击,实数仅约四千人,八十八师现任怒江西面防务,实数仅约四千五百人,八十七师现任怒江正面防务,其战斗士兵有五千人,尚较其他各师为多。但其他各师师长所报之人数,均非实在之数目也。

“又查怒江前线各驻军官兵,现多勾结商人,走私运货。目前敌人缺乏食盐,商人将食盐由下关、保山等地运至前线后,则勾结当地驻军官兵,送过怒江,换得棉纱布疋而回,交易地点有五、六处之多,但敌人狡猾异常,月前曾有我方军官五、六人因贩卖食盐,私渡怒江,被敌发觉虏去。

今年五月间,怒江西面马面关之失,亦因敌人利用走私道路,化装商人,乘隙侵入。查各师缺额过大,影响作战实力,官兵走私运货,每予敌人以可乘之机。当此怒江西岸敌人常思蠢动之际,上述情形,深可忧虑,似应一面严格查验各师缺额,加以补充,并从严取缔官兵走私,以免贻误大局。”

电报所言怒江前线部队两大劣迹——军官普遍吃空额;勾结商人向敌战区走私——实是抗战期间国军之普遍性顽疾。但戴笠电报中所言情形之严重,确实令人瞠目。怒江前线关乎抗战大后方之安危,各师官长为吃空饷,竟坐视部队半数战力缺损而拒绝补充,其腐化堕落,殊堪发指。

:揭密戴笠任军统局长八年 却为何坚决不入国民党

“中国的盖世太保”戴笠恶名昭着。他任国民党军统局长八年,曾密令残杀了许多革命人士,但戴笠却没有加入国民党,这是为何?

赌博帮助戴笠成为黑帮份子

戴笠从少年时起便是一个受人尊敬但并不总讨同学喜欢的“剽悍”的小伙子,不过他是个天生的领头人物。1909年,戴笠离家进入了县立文溪高小;16岁时成了学校宣传卫生、提倡进步、反对鸦片和裹小脚的“青年会”的主席。

戴笠在1914年结婚,新娘毛秀丛的父亲毛应升是离县城仅有二三公里的枫林镇上的地主。1916年戴笠因偷窃被抓住,被校方开除(次年他的儿子藏宜出生)。后来戴笠在赌博中屡次作弊被抓住,为了保命,戴笠凑足了路费回到杭州,在那里志愿报名加入了潘国纲指挥、总部设在宁波的浙江陆军一师。

戴笠参军后继续赌博,他也结交了一些地痞,而这些人最终又把他介绍给青帮分子。当这些夜间活动使戴笠遭到上司的惩罚时,他便当了逃兵。

获杜月笙垂青

到了1921年,戴笠利用他和青帮的关系离开了杭州去上海,在那里他在杭州的秘密帮会“师傅”把他介绍给了青帮头子,即当时上海城最有权势的帮主黄金荣。于是通过这些关系,在刘志陆、张啸林、王晓籁、向海潜、张子廉、田得胜、冯石竹、唐绍武、石孝先及范绍增横行的时代,戴笠成了上海流氓和“打手”们的好友。

1923年戴笠经常光顾上海小东门那儿的十六铺一带,他在那里的流氓中间小有名气。大名鼎鼎的帮会头子杜月笙看出,年纪很轻的戴笠是个“人才”。关于这位青帮头子与未来的蒋的特工首脑的关系,万墨林的说法最具有权威性

戴笠谈滇西远征军日寇缺啥我军士兵就卖啥

。他原来是杜月笙的机要秘书,后来加入了戴笠的军统。万在1928年报告说,当戴笠只有31岁时,他已作为一个情报员在为胡靖安工作了,他决定自己的未来成就取决于在上海地下社会中建立同盟关系。

于是,戴笠拜访了当时的上海警备区司令杨虎,杨直率地告诉他:“你要在上海搞情报,就得跟一个朋友联系。”这位朋友,自然就是杜月笙了。后来这三人成了结拜兄弟(戴笠比他们两人小8到9岁)。所以戴笠就把这个帮会头子称做“三哥”。

戴季陶赏识、蒋介石信任

胡宗南有一次来杭州时,戴笠有幸结识了他。在后来的年代里,胡宗南成了戴笠在黄埔毕业的国民党将军中至关重要的同盟。

戴笠的另一个重要机遇是他在上海与蒋介石的会面。虽然会面的具体时间不太清楚,但可能是在1921年。当时蒋正同包括戴季陶、陈果夫在内的一帮朋友在上海经营股票贸易市场,为孙中山集资。戴笠被这些革命派当做“小瘪三”,戴季陶很快就发现了这个跟他同姓的人,他对戴笠的态度也好起来,精明的戴笠猜想到他们是孙中山在广州的特工人员。

蒋介石注意到戴季陶对戴笠这么好,这个年轻人已经开始称老戴“叔叔”了,他也开始交给戴笠更重要的任务。

讨蒋介石欢心不加入国民党

1938年3月,国民党在重庆召开中央委员会临时全体大会时,蒋介石欲圈定戴笠为中央委员。戴笠得知此事后,连忙向蒋介石报告:“我连国民党党员都不是,又怎能当中央委员呢?”蒋听了非常惊奇,忙问:“你既是黄埔学生、复兴社社员,又在我身边干了这么多年,为何还不是党员?”

戴说:“我以往一心追随校长(指蒋介石),不怕衣食有缺、前途无望,入党不入党,决不是学生要注意的事。高官厚禄,非我所求。”蒋介石听了这番话非常高兴,立刻写了一张条子。戴笠接过来一看,只见上面写着“蒋中正介绍戴笠为中国国民党党员”几个字,他连忙推辞,坚决表示终生只做蒋的“无名学生”,不当中央委员,“只要校长信任,就感到莫大的光荣了。”

1945年,在重庆召开国民党“六大”时,蒋介石又要圈定戴笠为中央委员候选人,戴又坚辞不受,并再三向蒋表示,“唯校长信任是图,‘党、官’二字是无所谓的”。蒋介石从此对戴更是垂青备至。

责编:传媒




多功能数显里氏硬度计
硬度计价格
1400℃上开门井式炉厂家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