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家-小说】绝妙好剑

2019-09-14 07:05:07 来源: 丽水信息港

摘要:剑无正邪,有正邪之心的,是人。能在纷繁世事中,保持本性不变者,方为绝妙好“人”。 (一)剑的故事

我已经不记得,我究竟活了多少年了,只知道,我皮肤的颜色,已经从原来的青铜色,变成了略显得有些沧桑的古铜色。他们都说,那是因为我已经老了,但是,我却一点也不这么觉得,我认为,虽然我不像我的后辈那样,有着雪亮晶莹,寒气逼人的躯体,但是,我身上那些已经被鲜血晕染了的花纹,使得我浑身上下散发着一种绯红色的光晕,神秘而浪漫的色彩。
我知道,我很有名,每次当我的主人把我从剑鞘里抽出来的时候,我都能看见对面的人那微微颤动的身躯,那迷离绝望的眼神,听见从他们口中脱口而出的惊呼:“绝妙好剑?”其实,我并没有名字,“绝妙好剑”并不是我的名字,而只是一个称号而已,就好像这个世上有人的称号叫“武林盟主”一样。但是,从他们那惊恐的样子中我明白,其实,他们都并不喜欢我,我并不“好”,也不“妙”,我只是,只是一件杀人的利器而已。
我不记得我活了多少年了,也不记得曾经饮过多少江湖豪杰的鲜血,这些我都不记得了,记得的就是,我身上的那如同火一般的花纹,在鲜血的浸染下,越来越绚烂了,每次一出鞘,那绯红色的剑光,都能照得人不寒而栗。
记得一开始的时候,我的同类都是和我一样肤色的,都是青铜色的,但是,渐渐的,那些新来的,都已经变了模样,浑身变成了乌黑的铁色。近些年来,那些晚来的后生们,它们很漂亮,浑身晶亮亮的,自称是什么“百炼钢”。我不记得我曾经被人打造了多少次,但是,那些所谓的百炼钢只要一碰到了我的身体,就会立刻断成两节,这却是一个不争的事实。
所以说,就这点来讲,我清楚地知道,我还不老。我还能饮血,这真美好。说实话,我真是不知道那个号称“天下相剑大师”的胡风子,为什么会给了我一段恶毒的评价:“绝妙好剑,实乃不祥之剑也。乃剑魔欧冶子所铸,铸时五行流离,沾染魔性,他日必将造成无限杀戮,凡持此剑者,亦可称之曰‘魔’。绝妙好剑,实乃有巨缺也,余之陋见,可名之曰‘巨阙’。”就这样,有人管我叫“绝妙好剑”,也有人管我叫“巨阙”,两个名字,我都不喜欢。
唉,不过,胡风子有一点是说对啦,近,我真是越来越嗜血了,而我的历任主人呢,也都好像是中了胡风子的诅咒一般,总是陷入无限的杀戮中去,,免不了被别人杀了,然后,我知道,我要更换新主人了。其实,次饮血的时候,我真是有一点想吐的感觉,但是,现在,我却越来越沉溺于鲜血的芬芳了,莫非,我的身上,真的沾染了魔性吗?
又或者说,人心奸诈,无尽的杀戮,本来就是人类的天性,但是,他们却将引人入歧途这样的恶名,推到了我的头上。
我的这一任主人,名字叫做杨笑,原本,我并没有打算记住他的名字,在我的记忆里,我的每一任主人,都很短命,所以,我经常更换新主人,根本就没有必要去记他们一个个的名字,我甚至都没有将他当成是我的主人。然而,这一次,我却错了,我从来没有一个主人能够活过三十岁而还没有身首异处的,但是,杨笑却做到了。
所以,我便记住了他的名字,“杨笑”,我喜欢这两个字,这个名字很配他,他总是在笑,微微地笑,露出他洁白的牙齿。然而,我却总是觉得,他笑得很苦涩,那并不是快乐的笑,那是带着三分无奈,三分洒脱,四分寂寞的一笑。是的,寂寞多了一分,没有朋友的人,自然是寂寞的,他,和我一样。
记得那一天,我躺在一个不知名的女主人的血泊中,这时候,一双手将我拿了起来,在这一瞬间,我突然感觉到,有一种湿而微凉的液体滴落在我的身上。是血吗?我想当然地以为。直到我看见一滴清澈的液体从他的眼角坠落的时候,我才知道,我想错了,那不是血,不是那种人们时常喂给我的,让我略感恶心的液体,那是泪,一滴清纯的泪。
看看那张脸孔,很难想象,一个七尺男儿,居然会落下一滴泪,但是,这一刻,我真的是尝到了,生平次尝到了泪的滋味。
“玄冰,不要怪我。”我听见了他对我那死去的女主人喃喃地说着:“我真的,真的不想,不想让你……但是,你已经入魔了,你自己却不知道。你杀了多少人,你自己数过吗?他们,他们真的都是该死之人吗?今天,本来,本来我是想用自己的鲜血,来将你唤醒的,可是,我却想不到,你居然会癫狂到,自己结束了自己的性命……”他握着我,拼命地挖着地上的土,我感觉到,他竟然像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从来没有人,把我当成铁锹使过,只有他。
他费了很大的功夫,终于挖了一个够大的坑,埋葬了我那死去的女主人。我又听见他絮絮地说着:“玄冰,本来应该将绝妙好剑和你一起埋葬的,但是,我害怕会有人来将它挖走,搅扰了你的清梦。所以,我要将它带在身边,不过,你不用为我担心,我相信,我不会因此而入魔的,这个世上,没有一把剑是有魔性的,入魔的,只能是用剑的那个人。”
虽然他的双手软绵绵的,没有一点力气,但是,在这一瞬间,生平次,我感到了温暖。
“离恨十分留一半,三分黄叶二分尘”,他留给那座孤坟一个依恋的眼神,便转过身来,踩着满地的血污离开了,我瞥了他一眼,注意到,他的眼中,满是坚毅。
从见到新主人的眼起,我就喜欢上了他,因为,他是个没有给我血,而是给了我一滴泪的人。或许,这样的话,就能够破解加诸在我身上那不祥的魔咒了吧。
可是,一个拿着绝妙好剑的人,又怎么可能从此平平安安地度过一辈子呢,原本以为,这么一个穷书生,很快就会被人杀死了,可是,他竟然一次又一次地,凭借着自己的智慧,躲过了江湖中人的追杀,一直活到了三十岁。更让我惊异地是,他,竟然真的没有杀过一个人。“杀戮之门,是永远都不能打开的,只要一走进去,就永远都没有回头之路了,一直到死。”我曾经无数次地听见他在梦中呓语,自己警醒着自己。
渐渐地,我释然了,我甚至有些忘记了血是什么样子的东西。看着睡梦中的杨笑,我竟然也觉得有些困了,我已经几千年没有睡过觉了,一直都陷入在杀戮之中,如今,该到了休息的时候了啊。

(二)初出茅庐

我喜欢在他还没有醒来的时候先醒,这样的话,我就能在有人来袭的时候,发出匣中长鸣,惊醒我的主人了。一直以来,早晨醒来看见他,总是睡得很甜很美,只是面容有些憔悴,像是梦里将谁追。喔,不,或许,是有人将他追吧。因为,我们所过的,从来都不是什么啸傲林泉,逍遥自在的日子,我们每日里,都在被人追杀。
这一天,我半夜从睡梦中醒来,抬头想看看杨笑,却发现,他不知什么时候,早就醒了,而且,这里也已经不是我们所寄居的破庙了。天啊,我难道真的是老了吗,居然没有觉察到。
这是一间很漂亮的屋子,镂金镶玉的门窗,各种珍奇的花卉,两溜漂亮的红木椅子,上面坐着很多奇装异服的人,正前方,是一个月白色,如同新月状的座椅,却是空着的,真是很奇怪的造型,我从来都没有看见过这么奇怪的椅子。
“唰”的一声,一道绚丽的闪电过后,我一跃而起,牢牢地钉入了墙面之中,窗外明月的清辉照在我的身上,幻化出千万道清辉。
“绝妙好剑!”我一如既往地听见了人们的惊呼声,真是奇怪啊,杨笑从来都不喜欢让我显露在人前的啊,今天,怎么变了啊?
“你是玄冰的什么人?”我听见有一个如黄莺出谷般美妙的声音从我的身后响起,回头一看,一个美丽的女子缓缓地从门外走了进来,坐在了那把奇怪的月牙形座椅上。这真是一个绝色之人啊,我突然想起,我的前任主人,就是那个被杨笑埋在地下的玄冰,她也是很美的啊,可是,和眼前的这个人比起来的话,还是差得远了啊。她有着倾城的容貌,有着倾国的娇艳,她的容颜仿佛是开了千年不曾凋残的桃花,她的双眸,好似盈盈的秋水荡漾,那浅浅的笑容,就像是一弯明月……我不觉看得痴了。
“我不是她的什么人,但她曾经是我的人。”杨笑淡淡地一笑,笑容中,还是那么寂寞。
我很诧异,我曾经看见过他那深情的样子,虽然说,这世上有很多薄情郎,负心汉,但是,我却相信,男人如果情真起来,的确是会比女人更痴情的呢,我完全相信,他和玄冰之间已经到了“问世间情是何物,直教生死相许”的地步,可是,为什么,他竟然用了“曾经”这两个字呢?
“曾经?”那女人也觉察出了这话的怪异,沉吟着说。
“不错,以前,她的确是我的人,但是,她已经死了,所以……”
“那你现在的人,又是谁呢?”女人总是对这样的话题,比较感兴趣的,虽然这个月牙宝座上的女子,看上去很脱俗,却想不到,也不能免俗呢。
“我现在的女子,是你。虽然只是初初见面,我却依然对你一见倾心。”杨笑依然微微笑着,走到墙边,轻轻把我从墙上拔下。
这一句看似轻描淡写的话,却在众人的心湖中投下了一块大石头,房间里顿时像炸开了锅一般。那女子微一怔忪,旋即又笑颜如花道:“你真会开玩笑,我们才次见面。对了,你凭什么,要加入听月楼呢?你应该知道,听月楼的人,就算只是一个婢子、仆人,都是身怀绝技的。”
“哈哈哈。”杨笑仰天长笑,虽然他很爱笑,然而,我却从来都没有看见他这么狂笑过,“凭什么?就凭我拿着这把魔剑,可是,却从来没有杀过一个人,也没有被别人杀死,楼主,你觉得,我有没有资格,加入你们呢?”他说得很平淡,但是,我却知道,这真的应该算是一个奇迹了。
我听见周围又发出了窃窃私语声,站在听月楼雪白的正堂中,杨笑没有说话,他修长的手指轻轻抚摸着我的锋芒,冷眼看着面前那些惊诧的众人,次,我看见了他的眼睛里,闪烁着讥讽而鄙夷的光。难道,他真的变了?变得和我的其他主人,一模一样了吗?
过了半晌,那绝色的女子突然又开口了:“从来都没有人能够说得出,为什么这里叫做听月楼,那‘月’为什么是可以听的呢?要是你能够说得出,我就留下你。”
杨笑又是淡淡一笑,道:“月,自然也是可以听的,但是,并不是所有人,都能够听见月的声音,只有真正在孤独寂寞中徘徊挣扎的人,才能听见月的声音。‘听月楼头接太清,依楼听月分明。摩天咿哑冰轮转,捣药叮咚玉杵鸣。乐奏广寒声细细,斧柯丹桂响叮叮。偶然一阵香风起,吹落嫦娥笑语声。’”
那女子笑了,笑得很好看:“我张郁青接掌这听月楼这么多年,你却还是个能够说破我心思的人呢。好吧,看在你这份才情的份上,你可以留在听月楼。从此,你再也不用担心有人追杀你了。”说着,她从那月牙形的座椅上缓缓起身,走到了杨笑的身边,压低了嗓音道:“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想留在这里,只不过是想求得听月楼的庇护而已,跟你是不是爱上我,无关。”说着,她便拖着她那曳地的长裙,缓缓地走了出去。
“恭送楼主。”所有人都俯身行礼。我看见杨笑微微一愣,却没有俯下身子,只是象征性地拱了拱手,或许,这就是文人生来的倔强吧,男儿膝下有黄金,上跪天,下跪地,中间跪父母,岂能向这么一个女子下跪呢?“恭送楼主。”他的声音冷如冰霜,丝毫没有别人的虔诚和恭敬,或许,他其实还是没有变吧,不知为什么,我觉得心头一松。
“你既然不情不愿的,又何必行礼呢?”听月楼主张郁青回转身来道。我看见她的手很细、很柔、很长,腕上还戴着一只碧绿色的镯子,那完全是一只纤纤玉手啊,但是,我却知道,在她的袖子里,藏着一柄令天下武林为之胆寒的刀,“墨心”。墨心,我已经感受到它的杀意了,其实,我也搞不懂,它的名字究竟应该叫“墨心”,还是“魔心”,我只知道,它是一把和我一样,是有着魔性的。
当墨心握在她手中的时候,是足以令天地为之震动,风云为之变色的。忽然,寒光一闪,张郁青出手了,她袖中的墨心如同一朵黑云一般飘出,滑过我的身边,带着一种说不出的风韵,荡过一阵幽兰般的清香,架在了杨笑的脖子上。但是,却没有刺入他的肌肤半分。
“你真的不会武功?”张郁青的声音里,带着一丝惊讶,很显然,她并不相信,一个文弱书生,可以带着一把魔剑,闯荡江湖。
“我老实告诉你,那些追杀我的人,他们根本连我的面都见不到。绝妙好剑是有灵性的,当它感受到有敌意的时候,就会主动鸣响,提醒我躲避。所以,在他们还没有找到我的时候,我就已经躲开了。即使偶尔照面,我也能凭借自己的智慧,与他们虚与委蛇,找机会脱身。”杨笑道:“所以,楼主,您可以把您的墨心放下了,既然您无心杀我,又为何要装作无情呢?在你出手的时候,绝妙好剑,没有感受到一点杀气。”
天啊,我真是惭愧得很,他竟然那么信任我,还,还用了“灵性”这个词,从来没有人这么形容过我的。其实,我刚才之所以没有鸣响,完全是被墨心给镇住了啊,我从没见到过这么漂亮的刀。那是一把只有三寸余长的小刀,我想,或许它会是世上薄的刀吧,它薄得几乎是透明的,在它的中心部分,有一个小黑点,中间深,四周浅,边沿的地方,隐隐泛着红光。据说,那刀里,有一滴冤死之人的鲜血,还附有一缕铸刀之人的幽魂,它也是一把被诅咒的刀,死在它之下的亡魂,不会比我少。

共 10844 字 页 转到页 【编者按】江湖上流传着一把好剑,武林中没有人不想得到它。不知道它从哪里来,不知道它经历了几百年,更无人知晓它的名字叫什么,看见它的人都叫它“绝妙好剑”。是一把好剑,自然离不了江湖纷争,自然免不了快意恩仇,还有那声落剑出的刀光血影。所幸的是这把奇剑竟无意落入一不会武功的书生杨笑手中,杨笔拥有了它,凭着机智和勇敢一次次化险为夷,和剑相伴行走于江湖上。杨笑遇到了一个绝世女子郁青,他们相见恨晚,相谈甚欢。就在读者以为他和她之间即将上演一段旷世之恋之时,背后隐藏的却是更大的残酷和血腥,结局令人嘘唏不已。怨怨相报何时了,莫如潇洒走世界?可惜身在江湖的人们,何时才能明白才会理解?故事以人称以一把剑的角度来叙说,将一段江湖恩怨演绎得婉转动人,带给读者不一样的视觉及感觉效果。推荐。【编辑:蓝婷】【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012102 24】小孩为啥经常流鼻血
孩子咽喉肿痛
孩子口臭
孩子流鼻血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