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是阑珊画葬时

2019-09-16 20:41:28 来源: 丽水信息港

待涨满一池憔悴春水 画中北邙,轮廓依稀,桥边芜草已荒生多年。江鸿斜掠,惊落了柳外一滩残阳,笙歌画境般,埋着一行字。

字里有忆。一纸走笔,权当呵手为君书。书洛阳,书长安,却书不过江南。于烟起的湖畔,洇没一淀朱砂。我今宵把尽青灯,守候一夜阑珊。而谁的谰言渐次浸透,将寒更的月光渲成墨色?

熏风辗转的刹那太长。仍未吹尽彼岸的清雨。六月雨收纵间,仓猝得遗忘句点。若收拢六月一帘夏雨细细研磨,恐怕匝出比手书帛纹还密的针脚。原是你来,那残局早为你凑下。而人意虚华未解。还要倾几盅陈年薄酒,烹天外一盏圆圆团。

有旧苔开在凉凉的青石板上,结出一层茵暖的痂。尚且沉疴的野径,曼声而吟,摇落归时路边的簌簌幽花。清浅的流水,涉过一重翠峦后,目光微凉,沁出一往情深的涟漪。这般温柔,似曾相识,却有少年尚未未归来。

春尽处,静得不见叶间一片风,沉得不闻谷底一滴声。泅渡的桃花,几瓣绯绯,倏乃走湿了艄公枫叶似萧瑟的眼眸。夏未央,漏遍一轮苍老古意。纵是归于寂灭,你并非潇湘,亦无关葬花的流连。唯有婆娑夏木,撩起杳杳的琴声,于一顷竹林外落幕。

推开半掩的一爿柴扉,曳回昨日的几藤游云,徒劳粉饰着一地陈迹。恹恹欲枕壁上画,窗外竟无端间淌进一簇薄霭香味。暮色中风立少年,拾起城堞剥落的画面。一年一年,夕阳打碎黄昏的山界,冷冷的夜从画影中漫过了少年的眼 终不堪一击。而画间那行字,远未曾湮灭。

我葬在江南。画中一抔黄沙于北邙。一川春水经年绕过,已是流萤弥望的浅夏,勾着桥边的芍药模样。当初的如尘,微芥般惘然亡失,诉说着昔日的一场离别太迟。

倘若你指间掬起一渠清光,想必是我倒影如斯。如若葬后,想必江南依旧,我悠悠渡一澜深水,不取兰舟,岸边的你,已非昨日的故人。虽烟消云散,无字的碑,尚且怜我。而我亦不忍就此离去,我已不惧灰飞烟灭。纵使丧了轮回,一步一步,定走去的原点,读一行小字,挽留夕阳的桥弧,慢慢折成一吻牵挂的花蕊 我不甘,一世一世地沉沦下去,要彻底。

听闻那池秋水涨过了春水,生生不息,绕春水终将老去。风过北邙。许是我滞恋太久。天地怎有不老的灵,无疆的夜,阑珊画葬时,一切业已面目全非。所有的无疾而终,不过是,我的面庞碎了。

宝宝发烧反复几天能好
夜尿增多的护理
孩子不爱吃饭怎么办
儿童夜咳嗽快有效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