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渔舟】 青瓷碗盛雪(小说)

2019-09-14 08:37:27 来源: 丽水信息港

摘要:碗以极简的风格色块发挥彩度,没有阴影,也无空间距离的暗示,原色中间清晰可见的是一条飞行的龙鱼,碗的边沿像盛了小半碗白雪,缓和色与淡青色之间的冲突,看起来耀眼又和谐。碗底落款有“青瓷碗盛雪”五个字,纯正得如同一个故事。而妖妖的读心术却懂得鱼龙的心思,如同她对他的爱,容得其痴,受得了其狂,长此以往,不减不忘。 长渊水深,清风无痕。
有人说青慈是长渊里身长数丈的青鱼,因其误吞龙珠而化身为龙,又有人说他是久居东海的青龙太子,慕恋人间奇观而周游四方,青慈德厚慈深,害怕真身吓坏百姓于是隐其龙形龙身变化成一条龙头鱼身的龙鱼,青慈一路行云布雨,缓解所到之处干旱之困。青慈从东海游到江湖,又从江湖游到长渊,青慈喜爱长渊风物清美而久居不去。青慈性情温和,风姿独秀,令无数精鱼水怪爱慕不已,而他却在众生艳羡的目光中陷入一段入心入骨的感情。
鱼龙青慈的婚事沸沸扬扬,传遍了千里长渊;让人匪夷所思的是青慈居然娶了个长海织龙纱的雪鲛。雪鲛流线修长,身形优雅,近似人类却又略显瘦高,雪鲛背上角质鳍,透明柔软,皮肤白如玉,名叫小玉。为了娶她,他全然不顾身份,牵小玉的手在长海边跪十天十夜,甚至为她放弃太子之位,终于冲破障碍,得到长海龙王的认可,光明正大地娶小玉为妻。
长渊众生都记得青慈迎娶小玉的那天,长渊四周花朵盛放,美得犹如小玉细滑柔嫩的面容,青慈嘴角含笑,在众生的见证与欢呼声中与小玉跪天拜地,长渊水流滔滔,流风成曲。
婚后,二人出双入对,如胶似漆。青慈会在游历人间集市时为小玉添置些可爱的小东西,有她吃不腻的糖葫芦,酸酸甜甜的口感像长渊水里冒出的气泡,绵长而细致。小玉在青慈平缓而细匀的熟睡声中,轻轻用手抚过他的眉毛,小玉温情的目光极为专注,倒像是看一首绣在银色绞纱上的短诗,生怕不留神漏掉半句。醒来后,小玉伏在青慈的耳边说:“你的脸温软细腻,像玉,也像瓷器;你的眉毛很美,像长渊二月初生的春草”。青慈顺势将小玉搂在怀里,四片唇生动和顺地贴合成柔软的云浪,情意绵绵地浑为一体。青慈和小玉燕侣莺俦,长渊众生无不又羡又妒,一个潜织绞纱的低贱鲛人,只是恰巧收留迷路不知返的青慈,竟机缘巧合之下结得一段好姻缘,真是造化不浅。
世间万物,皆因造化。
新婚的喜气还未褪去,突至的噩耗搅乱了整个长渊。天帝大怒,青慈因私出东海,鱼龙互换而触犯天条,天帝遂封印法力青慈法力,将他囚禁锁龙潭。锁龙潭铁黑色的牢笼里散发着章鱼精腐烂的恶臭,青慈后背锤龙鞭留下一道道伤口,五天了血还在不断外渗,而他也顾不得身上的疼痛,蓬乱的头发下一双忧郁的眼焦急地望向幽暗的锁龙道,潭中清冷的水泡无力地飞升成青慈零乱的担忧,他无法猜想她的处境。她会不会整晚流泪?她忘了告诉她,在床边的银贝壳里他放有一只平安符。他害怕她担心自己而自己却陷入永无止境的担忧之中。记得小玉曾对他说,他们要像人间的碗一般圆圆满满地相爱到老,她会一直等他,她说自己是鲛人,拥有千年的寿命,不管多久她都会等他。然而,深长的情话在无法卜算的变故里变成冰冷的兵刃,破皮入骨。或许越是用心的感情,越是伤人。
北冥精怪巨尧趁机作乱,率妖族霸占长渊,长渊水族几乎被斩杀殆尽,巨尧身形灰黑,头如巨蛙,丑陋狰狞,他戏谑地将滴血的长刀架在小玉的脖子上,巨尧目光流转小玉身上流转出丝丝猥琐的气息,巨尧口水直流,粗鲁地凑近小玉耳边:“青慈的女人,果然是人间尤物,我就这么杀了怪可惜的,你是想活,还是和他一起死?”被捆押迫跪于巨尧面前的青慈怒气冲天,眼里射出寒芒数朵,继而将目光转向雪鲛:“小玉不怕,不要怕……我会在的……”
“小玉不要死,求巨尧大王开恩饶小玉一命,小玉愿为奴为婢,侍奉大王左右,不离不弃。”鲛人素美清冽的声音犹如天籁让人痴醉。这清晰的字句犹如霹雳的铁锤凿在青慈心上,让他皮开肉绽的锤龙鞭也抵不过这句话给他的疼痛,青慈心疼得几乎无法呼吸。愤怒的目光被她平静的语气稳稳地截住,他震惊地望向小玉那张干净柔婉的脸,痛心不已。昨日生死相依的铮铮誓言犹在耳畔,此刻的她让他觉得好像从未认识过眼前这个冷冽的女人,他的腰际还挂着她用鲛纱做成的银流苏,只是它也染上了青慈的血,或许人伤并不够,物也要伤,这样恨的时候才会淋漓尽致。
巨尧得意而放肆地大笑起来:“好,我饶你不死。”他举剑对准青慈的喉咙:“所有自认为高贵的鱼族或龙族,格杀勿论,一个不留!”
“大王……”她拖住巨尧的衣袖,微微一笑,动人心魂,“就这么杀了,太便宜他了。”巨尧目光由放肆转为阴鸷,“怎么?你舍不下他……”
“大王误会,我鲛人一族在水界地位卑微,法力不高,嫁给青慈只因想自己找了个不错的靠山而已,又怎么会舍不得。小玉只是觉得,与其杀了他,不如抽去他的龙筋揭掉他的鱼鳞,用锁龙扣将他锁起来,让他上不能飞天,下不能游水,让这不伦不类的家伙永远卑微地匍匐在大王的脚下,让所有长渊水族乃至整个水界都知晓,大王威武。”小玉的眼睛犹如两朵半醉而开的暗花,绝情里闪动着冷冽的光,脸色自然而从容。
巨尧一愣,邪笑良久:“说得好,就依小玉,要他生不如死!”
他对她露出凄楚的微笑,闭上眼睛眼角的泪滑出一道银亮的弧线。巨尧打制的锁龙扣穿过他的骨骼,她的每句话都像是一把锋利的刀,无情而又决绝。他的心如同被剥离出身体的鱼鳞和龙筋,疼到透心透骨,他以为白龙鱼服,藏其尊贵就能在争斗和杀伐中幸免于难,他以为小玉天真纯净,不染尘世俗风,却不知她心藏城府,无情无义。他以为那样的情话今生今世小玉只对他一个人说,他以为他真的会和她像一只碗那么圆润饱满地相爱下去。却不知在她心里,原来他只是能为她安排一切的靠山,可笑至极。
当他在那些天长地久成尘埃的背叛里接受残酷的审判,当他看到巨尧将她搂在怀里,丑陋的唇湿湿地覆在她的唇上,当他听到红纱帐里起伏的春意呢喃……一股来自于骨子里的寒气冻住了他的身体,他的手在发抖,近乎于疯狂的愤怒织成粗大的水柱,在青慈振臂怒视时在长渊水面掀起少见的大漩涡,密密麻麻的痛苦正像网一样在心底攀延滋生,绝望的恨意,绝望的痛心。
此后七年,巨尧在长渊肆意妄为地作乱。
他自恃修为不凡,不死不灭,法力无边,自认为天下水族无可与之匹敌,于长渊长湖长海一带疯狂杀戮,兴风作浪,为祸一方。巨尧为所欲为,逼迫长渊周围百姓每年七月以婴孩祭品,助其修炼无上神功,以图天下霸业。若有民众稍有反抗,他便率领部下大肆吞食黎民百姓。长渊水族灵力不够,不得不忍气吞声,任巨尧宰割。
七年来,小玉与巨尧形影不离,四处招摇,小玉衣饰光彩照人,风光不已。时不时的还要将青慈押到跟前,理直气壮地羞辱一番。她的衣襟和巨尧的身躯完美地靠在一起的时候,她是不是会隐隐地心疼?倾慕青慈的青鱼女看不下去,痛斥小玉的背叛与无情,当即被巨尧扼死于脚下。青鱼的兄长曾筹划试图救青慈,巨尧得知后一把烈火将其烧为飞灰。
长渊水族对巨尧的残暴敢怒而不敢言的,残酷不仁的杀戮里他们难掩内心对巨尧的恐惧,背地里都在咒骂小玉是一个蛇蝎心肠的女人,绝情绝义的鲛人,可惜了鱼龙青慈的一往情深,长情痴心而不得珍惜,落得如此下场。
谁也没想到,青慈会在巨尧将他的脸踏踩在地上时法力恢复,突然从龙头鱼身的龙鱼化身为飞龙,巨尧一掌激起无数寒光,抢面直扑向青慈。青慈遁入龙门,巨尧收起散着寒气的巨掌:“既然你找死,那就成全你!”随后用掌力将长有水草的龙门封死。青慈并没有因此而陷入无边的绝望之中,一道青光在他眉心敛成一滴泪状的光斑,深深的透进他的眉心,他想或许是吞天噬地的恨让他法力大增,奋身越过龙门,一剑足以鼎天下的超然随渐渐含光而落在巨尧面前,青慈化身为白衣男子立于长渊之畔,他手持长剑,以一制敌,与巨尧战得昏天暗地,惊天动地。天云上仙拂尘闪出一道光华,光华如剑,剑剑齐飞,不可一世的巨尧还没来得及避让,身上已经被快若流风的长剑点出数十处透明窟窿,倒地而亡。
青慈惩恶扬善,居于汉水长渊,成为民众拥戴的长渊龙鱼。
巨尧已死,小玉成为众人泄愤的对象,饱受欺凌的长渊水族恨不得将其千刀万剐,拿她的肉去喂食人鱼。
小玉卸去妆容,苍白的脸让人心生疼惜之情,她纯明如初的眼里闪动着令人神往的光辉,一如那年泉先集市绞纱店中那个不染微尘的姑娘。青慈居高临下地望向小玉,恨,是爱深刻的表达。以往满脸温他的温情似乎在仇恨里消耗殆尽。他施了法咒,让她永远不能言语,随之他将她关押在当初巨尧关押他的锁龙潭,昭然的报复,他经受的她一样都不能少,青慈心想,就以茫茫水墙做隔,愿自己与小玉之间,永世不见。
回归后的青慈尤感天恩,励精图治,造福一方。天帝免去他鱼龙互换的罪责,青慈喜欢变成鱼游在长渊,在空中变成飞龙,布雨人间。变成鱼游出长渊时,见一女子长风玉立于花木中,长此至今,他不再耽溺于男女之间的情感,不婚不娶。满目的忧郁与孤独,他走在人间的集市,看到了东市门口有一对相互搀扶晚归的老夫妻,桃瓣鹤羽下相拥而吻的恋人。正欲不如乘风而去,又见那位女子在湖中采荷露。
那双干净的眼睛宛若初生,明如春水,静如明玉。她像极了当初的小玉,女子名唤妖妖,擅读心术,只一眼便看清了他,也正是这一眼让她情根深种,说:“公子并非世间凡夫,然此刻是否把妖妖当作别人!”妖妖话音未落,青慈笑凄楚地笑了他平静的语气将内心的伤痛掩饰得很好。
是的,她确实只是个“别人”这个人无情无义,别人欠下的债,将以她不自知的方式一一偿还,当初她要我生不如死,上天也注定我要我们角色互换,因为我们相爱过,所以我们要彼此折磨,你觉得对么?妖妖将手里的半朵枫红从指间滑落到水中。短短的一年,青慈与妖妖便于结为夫妻。
真正的爱只是在一起,也或许是忘记。
妖妖是人间女子,心性温柔,天明时分她将温热的诺言说给青慈听,她痴痴地望着青慈:“夫君,不管你经受过什么,我都不会离开你。不必言,不必问,妖妖愿与夫君生生世世,倾情而终”长渊边上的花开了又落,落了又开,临水处,那间小房子是青慈为妖妖而筑。和她在一起,他吃到了好吃的芙蓉糕,喝到了用山果秘制的酒浆,和妖妖在一起的日子幸福而简单,只是,在隐约的一瞬间他感觉小玉在他心里的某个角落流泪,隐约地觉得心疼,只是不清楚他心疼的是自己还是心疼小玉。忘记,对于青慈来说是难的修行,爱与不爱,都是缘分。妖妖很贤惠,她将一条飞舞的龙绣在他的领口,又将一只生动的鱼绣在荷包上,制成香囊,要他带在身上。不知不觉的时候荷包里面多了一粒鲛珠,是雪鲛小玉的眼泪。
青慈觉得心里很矛盾,又或许还是放心不下小玉,他带妖妖去了水牢,他想读懂小玉的心,他要知道这个曾与自己同矜而眠的女人心里想的是什么,为何如此待他如此狠毒;妖妖身着绞纱,入水不濡,神采清美,质如春兰,飞扬的发丝,像柔韧的海藻。
水牢打开,满地的珍珠刺痛了他的眼,鲛人泪成珠。青慈没忍住地心疼起来,这些都是她多少眼泪凝结而成。她脏乱的头发无精打采地散在肩头,妖妖走进锁龙潭水牢。小玉空洞的目光缓慢落在青慈身上,渐渐的温暖起来,无言以对。小玉望向妖妖,身子瑟缩了一下,众人口中心如蛇蝎的女人,为何靠近她的那一刻为何散发着悲哀的气息?
“妖妖,读这个人的心,看看她究竟有多狠毒……”说完青慈转身离去,雪鲛蜷曲着身体,一种 于人前的痛感让她无处可逃。妖妖缓步走向小玉,在她不安的眼神中慢慢地走进她的心,妖妖月质般清滑的脸上浮现出难以置信的神色。妖妖突然止步不前,紧紧地捏紧身上的纱衣,小玉把头埋在臂弯里悲声痛哭,在妖妖转身离去后便晕倒在地。
长渊小楼里,妖妖悲伤不止,声泪俱下,许久后才断断续续道:“夫君错怪小玉了,我读到了她的心……”
“青慈,遇到你是我的好运气,我是这世界上幸运的女子……”
“青慈,小玉不怕死,却不能遗憾地看你死在我前面,只要你活着,一切都是值得的。虽然我不管传言你的是鱼还是龙。要拿我的真心好好爱你,你要信我,不!你不能信我,或许这样才能保护你……”
“我悄悄的将五层的法力布在锁龙扣上,都说鲛人可活千年,假以时日我的法力会蚀断锁龙扣,救你逃出生天。”
“巨尧性情多疑,喜怒无常,你知道吗?我跟在一个恶魔身边,所以我必须在他面前强颜欢笑,我强忍住内心的痛楚,一次次折磨你,羞辱你……对不起!我很残酷!你能原谅我吗?”
“我找到了天云上仙,他是天界任命凡尘的神族,在评定战乱中身受重伤。雪鲛的鳞能治百病,我忍痛揭掉身上的鳞片给他制药,求他在天帝面前揭发巨尧罪行。天云上仙念我情深,赐我采天地灵气炼制的酒浆,我偷偷地把它倒进你的食物里,这样你就能恢复法力了。青慈,我倾尽所有,终换得你重生,小玉出身低微,如今失身于巨尧,再无颜面见你,还好,你遇到了妖妖,她是一个值得爱的女子……”
“今日种种,似水无痕,青慈,忘了我吧……”
青慈发疯般冲到水牢,只见地上落满血红色的珍珠,泣血成珠。小玉从水牢逃出,遁入茫茫人海。
后来,青慈寻遍长渊,却始终没有小玉的消息,有人说深爱后不能相守的恋人忘记,而找寻却会让一份感情更加深刻,更加难以忘记。
后来,伍子胥曰:“昔白龙下清冷之渊化为鱼……”不日,青慈与作恶人间的黑龙战于九渊,九渊水清泛蓝,青慈的剑脱手而飞。只见黑龙的龙爪已经从他身体闪电般穿过,而青慈的剑也稳稳地贯穿黑龙的喉咙,血从他的腹部不带丝毫地疼痛滴落在地上,泪滴成他化不开的思念。
青慈死后其魂化为龙灵被造瓷人所捕,引其魂烧制成青瓷碗。经过匠人连日的雕刻和彩绘,外层有釉更显透明。鱼龙化为瓷骨,潜游碗底,活灵活现,因与鱼龙青慈性灵相通成天然绝品。一日,依风而立的白衣少妇在官窑中见此碗,泪流不止,其泪化珠成雪,顷刻又转为清气,只见碗口苍泽优雅,碗里盛冰雪。多年后,妖妖得此碗,她温柔地将其捧在手心,因为有了青慈,这只碗也超越了一只碗的重量,只见碗以简明的风格色块发挥彩度,没有阴影,也无空间距离的暗示,原色中间清晰可见的是一条飞行的龙鱼,碗的边沿圆得像满的爱恋,缓和色与淡青色之间的冲突,看起来耀眼又和谐。
碗底落款有青瓷碗盛雪五个字,纯正得如同一个故事。青瓷碗盛雪,不是诗,而是一对曾经深爱的人的名字。或许爱是碗里盛的一碗凉雪,不多不少,没有独取一瓢的霸道与强势,只是一碗,一碗就够了。或许这只碗对于世人来说只是传奇,只是忘记。而对妖妖来说,那是她刻到骨子里的深念。她听卜卦的老人说寻到青慈落入长渊的鱼骨,五百年后他就能承日月之辉而重生;然而,她是人,没有五百年的寿命,她只能用几十年的时间来温习她和青慈在一起的曾经。她想或许五百年后青慈会和小玉再次相遇相爱,那他们会不会再在一起?只要青慈能幸福,她愿意守候,也愿意放手。因为她懂他的心思,如同她对他的爱,容得了其痴,受得了其狂,长此以往,不减不忘。

共 5715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青瓷碗盛雪,盛的是雪,还是雪鲛的一片情与爱?这是一个凄美的故事,化身鱼龙的龙仙白否突破身份的障碍与身份低微的鲛人小玉结合,也曾有过神仙眷侣般的美好,但因精怪作乱致使生灵涂炭,白否被囚同时被的小玉背叛。受尽精怪侮辱的白否,多年后恢复法力杀死仇敌囚禁了小玉,迎娶能读懂别人心思名妖妖的女子重新开始,却在让妖妖去读小玉的心思时得知当年真相:小玉只是为了留住他一条性命而屈身于精怪,她为了他,屈身侍人还揭鳞求人……白否终于明白自己误会了小玉,但此时小玉已经拼死逃离他的身边。与黑龙战死之后的白否龙灵为造瓷人所捕,制成青瓷碗,而终,是妖妖收藏了瓷碗。爱情总是这样,充满了牺牲和付出,爱一个人,对他好的方式有千百种,其中重要的是希望对方能够活下去吧。小玉为白否的付出是伟大的,是她成就了他。如果白否能够给她一个解释的机会,兴许他们不会错过,但是就如作者所说,世间万物皆因造化,如果真的有了解释的机会谁知道他们结局又会是什么样?妖妖对白否,也是真正的爱,她是真的爱他,所以容得其痴,受得了其狂,而她独自一人,抱着一份执着的爱,孤独地活下去……作者文笔流畅,文风自然朴素,值得推荐欣赏!【编辑:阿狸 】
1 楼 文友: 2016-01-17 22: 2:25 次编辑盛雪的文章,感觉盛雪的文字很干脆不拖沓,值得学习! 努力赚钱,顺便梦想。
2 楼 文友: 2016-01-17 22: 4: 8 我记得雪小禅老师出过一本书,叫《繁花不惊,银碗盛雪》,不知道盛雪的名字来源跟这个有没有一点关系~不过,看到盛雪这个文字,我还是觉得蛮亲切的,哈哈。 努力赚钱,顺便梦想。
回复2 楼 文友: 2016-01-17 22:51:02 辛苦阿狸姐了,辛苦了 ,很妥,确实,青瓷,碗盛雪与雪小禅的文字有关,因为我以前一个故人她喜欢此篇,故我更名为青瓷碗盛雪,我给她取名白玉炉燃香,同为文字知己,却失去了
 楼 文友: 2016-01-17 22: 5:04 编辑如有不当,请跟我联系。谢谢~ 努力赚钱,顺便梦想。
4 楼 文友: 2016-01-17 2 :01:24 我也写过一篇文章,也是跟雪小禅的银碗盛雪有那么一点点关系的,有兴趣欢迎盛雪去看看~~ 努力赚钱,顺便梦想。
回复4 楼 文友: 2016-01-17 2 :0 :54 好的,阿狸 谢谢你的精心编辑
5 楼 文友: 2016-01-18 08:14:42 盛雪的文字很美,故事很有味道。童话故事里,爱恨情仇。亦是人生中,情意纠葛。让我想起安徒生《海的女儿》中的小人鱼 人世间是否也有这样一种忘我的爱恋呢?只要你相信,一切就都有可能吧!
欣赏盛雪的文字,祝福盛雪! 与风雨同行,我只是一个追梦人!
回复5 楼 文友: 2016-01-18 17: 5:50 恩 但是我更喜欢我们国家的神话故事 刘向的说苑 还有搜神记也很好看 小时候不懂什么样的书都看 长大了才发现原来神话故事其实是我们心里罪不可或缺的梦 谢谢骄阳老师的支持和鼓励 我会继续向前
6 楼 文友: 2016-01-18 16:4 : 9 盛雪的字,就是片片造梦的白羽,让每一个卑微的精灵都生出天使的翅膀,生着女神的模样,用赤子之心追寻生命里的之美。爱是一场浩劫,疯狂或者受伤,都要义无反顾。不求人懂,甚至不求那个人懂,这是一个人的决定,所以愿意焚心素身。隔着山隔着水隔着岁月隔着梦,都不能隔着语言。唤你的名字用弱水三千浸泡,描你的容颜,用水墨荷颜。爱就忘不了的疼。 生命,只为文字而灵动飞扬。
回复6 楼 文友: 2016-01-18 17: 2:59 谢谢美誉 然不足之处也还得好好学习和改进
7 楼 文友: 2016-01-19 11:24:27 阅读这些文字时,浓浓的凄美氛围,首先包围了我,爱错了人,不要说小玉,连神仙龙族也要受熬煎,白否和小玉的幸福昙花一现。
再苦的生活还是有快乐的。
希望盛雪创作出内容更加积极和丰盈的作品来。祝福!
8 楼 文友: 2016-01-19 1 : 7: 6 文字很美,情景很美,能感觉到作者内心的伤痕。但就小说本身而言,我觉得情节还没有铺开去,感觉作者是在讲一个故事,而且只讲了一个大概。
回复8 楼 文友: 2016-01-19 17: 4:08 好的 我再细细修改 谢谢雅正儿童口舌生疮
国产拉拉裤哪种好
幼儿流鼻血
小孩口臭的原因和治疗方法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