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委用心与认真去做事餐饮精英红餐网

2019-06-16 17:01:04 来源: 丽水信息港

张委:用心与认真去做事-餐饮精英-红餐

5年前,张委的流金岁月沪·杭私家菜在中信广场三楼开业时,所有认识她的人,都觉得她这是“赚钱买花戴”,闲着没事开间餐厅来玩票。5年过去了,即使她第二家分店的生意已经做得红红火火,仍然有人对她说:“你怎么还在玩啊!”  张委身上有一种奇异的气质,揉合了她在北京受教育的逻辑思维、香港做事情的态度、上海的风情以及广州生意人特有的务实。她从小在高级知识分子家庭长大,随后到香港工作,又随做生意的丈夫到了广州,按理说来,衣食无忧的她并不需要为生计操太多心。正因如此,有许多人像我一样,都问她一个同样的问题:“你是北京人,为什么要来广州开一个上海餐厅?是因为对上海有什么特别的情怀吗?”  张委初到广州时,广州并没有一个名气响亮的上海餐厅。印象中“浓油赤酱”的传统上海菜似乎不受饮食清淡广州人的喜爱。她谈起开流金岁月的初衷,“只是想试试,看看上海菜是不是真的在广州做不下去。”  说来容易做来难。一个从未涉足餐饮业,甚至不懂砧板、打荷、咨客为何物事的女子,要想在短期内营造一间十足沪式风情的餐厅,谈何容易?餐厅从装修到请大厨,再到细节摆设,全部由她亲力亲为,一手由上海搬回来。墙上挂的琵琶是花60块钱淘的;摆放在吧台的留声机在搬运回来途中撞坏了唱针,已经不会唱了;餐厅每一样菜的出品事先都请来一众行家试过,经多次改进后方才正式供应;每年大闸蟹上市时节,她都要亲自赴阳澄湖选货……尽管张委对过去付出的种种绝口不提,但她以一个“外行人”身份,在餐饮业的用心与认真已经是有口皆碑。有一个流传甚广关于她的故事:餐厅开业初期,她常去上海试菜,一天内吃好多餐更是常事。有好友听说后羡慕地说:有这等好事?下回去叫上我!结果一晚上和张委连续转了三、四家餐厅后,第二天死活也不肯再出来了。提及此事,她笑着说:“有段时间我一试菜就发困,困得不行。都已经形成生理排斥了。”  几年过去了,现在,每提起广州的上海菜,许多人都会自然而然地联想起“流金岁月”。这正是张委初的期望。“每个菜系背后都有自己的故事。为什么文思豆腐精细得如一幅画?为什么称扬州菜系为富贵菜?饮食的发展,始终脱离不了当时文化、商业、工业等社会背景,我有这个使命,让顾客全方位了解上海菜,让流金岁月成为通往上海的一扇窗口。”她不再满足于菜式出品的变化,而是提出了“让顾客与餐厅一起成长”的理念,依照上海菜“不时不食”的特点,每月均推出一系列时令菜,并在餐厅和各类媒体上重点渲染每个系列的文化背景。糟醉系列、盐水系列、六月黄系列、大闸蟹系列……随着消费者对菜系文化的了解越来越深,张委的经营思路也愈加开阔,渐趋佳境。  “有位阿婆,年纪已经挺大了,穿了旗袍,化着漂亮的妆,陪伴她的老先生也是西装笔挺,两人互相搀扶走进餐厅,立即成为餐厅的一道风景……”这样的场景是张委感到满足的时刻。客人满意,员工依恋,同行认可,这一路走来,她不觉得成功,也不觉得失败,纵然摸爬滚打,遍体鳞伤,也只当是“人生必须的经历”。她说自己是一个享受当下的人,及时行乐想做就做,这样“至少没有不甘心”。近,忙里偷闲的她和朋友一起开了一间咖啡馆,起名叫“Corner”(一隅),那是她留给自己和朋友的一份休憩自留地。“那么多人焦虑,是因为没有时间关注自己心灵的需要。和朋友聊天交流,喝点香槟,或者傻笑几声,都是缓解压力的方式。”  “虽然我喜欢享受,但并不妨碍我做事认真。对朋友认真,能够开怀;对客人认真,获得认同;对员工认真,他们给你的回报则会多几倍……总之,认真不会吃亏,不会让你日后回想起来时,蒙上一层本不该有的后悔。”

2000字
公众平台小程序
云南
本文标签: